返回列表 发帖

出本試閱【毒藥罐】

本帖最后由 咪亞 于 2010-8-8 11:43 编辑

這次將【專心藥水】等16篇Snarry集結成本,
加上兩篇師傅級插花!!


雙封面,封底是天平手筆。

【專心藥水】
http://www.snarry.cn/bbs/viewthread.php?tid=1276

考量到很多人看不到本子,提供7000字試閱唷!
請享受~
──────插花節錄────────



【小幻形怪】
文/圖:咪亞


吊橋效應不足以解釋為什麼覺得喜歡的人最可怕。

「這是一隻未成年的幻形怪。」

哈利有點惱怒,路平認為他對付不了?
「這不代表他不恐怖,怕蛇的人即使是指頭小的蛇也會讓他害怕。」路平打開舊音樂盒:「注意,我要將牠放出來了。」

「呃~」
「呃~」
「不太可怕,不是嗎?」
「的確…甚至不用發揮任何想像力。」
「我可以…先帶回去嗎?」哈利問。
「也許…」路平思考著:「會是很好的練習,可是你確定…」
「I do。」


***


跑回房間,帶著一種罪惡的甜蜜,哈利拉上全部的窗簾,偷偷從口袋取出掌心大的迷你幻形怪。 
『他』立刻跳到床頭柱上,居高臨下地一甩披風!他要嚇壞這男孩。

「多麼可愛啊!」哈利陶醉地傻笑。
掌心大的賽佛將魔杖指向哈利!
喔~幸福地要命!


小賽佛不屈不撓地換姿勢恐嚇哈利,華麗無比地轉身、遞出魔杖、袍尾在身後畫成一圈美麗波浪,決鬥姿態一氣呵成!
哈利忍下了大笑的衝動。 
小賽佛轉過身。


「啊~對不起,傷到你了。」哈利爬著繞到小幻形怪正面,嚴肅地保證:「我不會大笑的,我捨不得你消失。」
小賽佛皺眉了,和大賽佛煩惱時如出一轍,通常這是有人要倒大楣的前兆,可是竟如此惹人疼!  
他突然換了個新表情──一個在石內卜臉上出現絕對可以說是『不懷好意』的表情。
他張開精緻的薄唇,學起了石內卜唸咒…    
「啊啊~」哈利抓起他倒進被窩,將耳朵貼上:「多唸一點…梅林,我絕對可以射出來!」

小賽佛驚嚇到閉上嘴。


(未完)
──────────────────────────


【專屬男妓】

文、圖:APTX
(這個就不用介紹了吧!能綁架到X真是~~)


「誰想得到呢?堂堂巫師世界救世主竟然會在這種地方當陪酒牛郎!」

「誰想得到呢?堂堂魔藥大師竟然會到這種麻瓜同性戀酒店尋找情趣!」

黑髮黑眼的男人和黑髮綠眼的少年互瞪著對方,直到一位資深的男公關用拖盤敲了少年的後腦杓一記。「還杵在那裡做什麼?還不趕快服務客人!?」

哈利揉著頭,不情願的在高級皮製沙發上坐下,跟賽佛勒斯之間的距離足以塞下一個日本相撲。

「所以,到底是怎麼回事?」看著哈利縮在沙發角落幫自己倒酒,賽佛勒斯上下打量著這個十六歲的少年。他身穿金色的絲綢襯衫,外面是一套腥紅色的西裝。這臭小子就連放暑假都天殺的這麼有學院精神。「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威農姨丈的錐子生意失敗,欠了一大筆債。」哈利把賽佛勒斯的杯子倒滿麻瓜威士忌,謹慎的把杯子推到他面前,然後又再次縮回他的角落。「這裡的薪水很高,但他當然不可能讓達力來做這種事,又說我長得還不至於畸形,所以就把我賣到這裡賺錢了。」

「你的魔杖呢?」賽佛勒斯拿起酒杯,翹起長腿,輕啜了一口。噁,果然還是火燒威士忌讚。

「被拿走了,沒有魔杖的我就跟一個麻瓜小孩沒什麼兩樣。」哈利盯著自己的雙手,悶悶的說。「再說,有未成年魔法使用合理限制法規,有魔杖又有什麼用呢?只會被學校開除,繼續在這裡工作而已。」

「那你呢?」哈利突然抬起頭,瞇起眼看著賽佛勒斯。「你又是為什麼會來這裡?我可不相信是鄧不利多欠學校理事會錢,才把你賣到這裡的。」

「你是同性戀嗎?」哈利稍稍往賽佛勒斯的方向傾身,眼中閃著狡詐的精光。

「我沒有必要告訴你。」賽佛勒斯轉過頭,又喝了一口難喝的威士忌。他才不會坦承,之前在倫敦迷路,結果誤闖這裡時發現了一個長得很像哈利的公關(當然真的哈利比較可愛),才想找那個公關代替一下,滿足不可能實現的慾望,誰知道今天卻碰到本尊了。

「哪有這樣的!?我都告訴你我的原因了!」哈利忿忿不平。

「是你自己要說的,我可沒逼你。」賽佛勒斯一副悠哉悠哉的樣子,氣得哈利牙癢癢的。賽佛勒斯倒是整人整得很開心。

「好啊,不說就不說。」哈利也別過頭,雙手環胸。「那你的酒我已經倒好了,我要去服務別的客人了。」

不等賽佛勒斯回答,也不管人家是付了多少英鎊請他陪酒的,哈利就猛然站起身,掉頭離去。看著哈利離去的背影,賽佛勒斯也沒打算攔住他,只是開始沉思。

自從哈利進霍格華茲之後,他就知道哈利並不像他想像的那樣,是個像詹姆一樣被寵壞的紈褲子弟。他被他的親戚虐待,三餐不繼,導致他瘦的像個皮包骨;生他氣的時候,不是關緊閉就是毒打一頓,身上佈滿大大小小的瘀青。但是在學校外面無法使用魔法的哈利卻什麼也做不了,只有逆來順受的份。每次開學看到他精神不佳、營養不良的樣子,都讓賽佛勒斯不自覺的心痛。

不過賽佛勒斯什麼也沒做。那個『家』有保護他的力量,他不能把哈利帶走。

但這次真的太離譜了。竟然把他賣到酒店當牛郎!?他的親戚不知道把他送到這裡就等於是毀掉他的清白了嗎?想到這裡,賽佛勒斯不禁握緊了拳頭。

「這位客人,請不要這樣!」

熟悉的聲音傳進賽佛勒斯的耳朵,打斷了他的思緒。猛一回頭,就看到一個油膩膩的胖子將他的鹹豬手攬在哈利的腰上,還不停上下撫摸。賽佛勒斯立刻一陣怒火中燒。

「我只陪酒,不賣身的!」哈利著急的抓著胖子的手,想脫離他的掌握。

「有什麼關係嘛!反正遲早都會下海的。」胖子露出色瞇瞇的笑容,露出一排骯髒扭曲的牙齒,臭烘烘的嘴一個勁的往哈利的臉貼過去。哈利難受的別開頭,對酒店老闆露出求救的表情,但對方卻不理他。

「別裝清高了,其實你也很想要吧?」說著,胖子的另一隻手往下竄去,一掌摸上哈利的鼠蹊部。哈利嚇得跳了起來,卻被牢牢的鎖在胖子懷裡,動彈不得。

咬著唇,哈利不停的顫抖,碧綠的大眼中盈滿了淚水,但卻無能為力,只能任由胖子拖著他往樓上的房間前進。

啪!

「你幹什麼!?」原本低著頭的哈利聽見胖子的叫囂,抬起頭,卻看見剛剛才被他用惡劣態度對待的賽佛勒斯抓住了胖子的手腕,逼迫他放開哈利。

「不好意思,先生,這個少年今晚是我包下了。」賽佛勒斯冷冷的說。哈利傻愣愣的看著賽佛勒斯。

「你說什麼!?」胖子憤怒的瞪著賽佛勒斯,卻因為身高差的關係,一點脅迫的威力都沒有,只好用力甩掉賽佛勒斯的手增加自己的氣勢。

雖然跟對方在學校是死對頭,但如果要他選擇賽佛勒斯還是胖子,答案自然是再明顯不過。哈利下意識的往賽佛勒斯靠過去,胖子想再把他抓回去,賽佛勒斯卻一個側身把哈利護在身後。

「老子早就看中了這男孩!」胖子噴著口水咆哮。「你閃邊去!」

「我在你之前就問過他,他也答應了,所以他是我的。」賽佛勒斯臉不紅氣不喘的撒謊。

「你少騙人!」胖子一拳往賽佛勒斯臉上招呼過去,卻被賽佛勒斯輕輕鬆鬆閃過。

「怎麼回事?」酒店保鑣一看到有人動粗,立刻就過來關心,老闆也終於決定插手。

「他跟我搶這個男妓!」胖子立刻先聲奪人。

「這位客人,我們這裡的規定是,如果有兩位客人同時想要一位公關,那就用競標的,或者是兩位想一起享用也可以。」

想到這個油膩膩的肥豬抱著哈利的噁心畫面,賽佛勒斯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感覺到哈利抓緊了自己的衣服,賽佛勒斯輕輕握住哈利的手安撫他。

「看來這位客人似乎不願意分享。」酒店老闆似乎是察覺了賽佛勒斯的不爽,只好打哈哈矇混。「那麼就請兩位開價吧。」

「我出一百英鎊!」胖子馬上說。

「這位客人,因為哈利是處子,所以要價會比一般貴一點。一百英鎊是不夠的。」老闆搓著手陪笑。

「一千英鎊。」一聽到是處子,胖子立即張開嘴要加價,卻被賽佛勒斯冰冷的聲音打斷,只有怔怔的看著對方將手探進外套口袋裡。「現金。」為了哈利,這點錢不算什麼。

見錢眼開的老闆,立刻接過賽佛勒斯手中的鈔票,馬上無視還在發呆的胖子,一邊鞠躬一邊作揖的領著賽佛勒斯和哈利往樓上的房間走。

***

到了房間之後,哈利不知所措的站在那裡,看著賽佛勒斯檢查門窗是否都有鎖好。

「那個…謝謝你救了我。」哈利怯怯的開口。「我還以為今晚失身失定了呢!」哈利鬆了一口氣,終於露出微微的笑容。

「你憑什麼認為跟我在一起就不會失身呢?」賽佛勒斯斜靠在浴室門口,對哈利露出邪笑。

「咦?」哈利當場愣住,笑容立刻消失。

「再怎麼說,我也是付了錢的客人,不是嗎?」賽佛勒斯慢慢往哈利走去,像隻準備獵捕小鹿的肉食動物一般,全身散發出掠奪的氣息。而哈利只能瞪大眼睛,望著朝自己逼近的賽佛勒斯,慢慢往後退,直到膝蓋撞到床鋪,往後倒下。

「一千英鎊,可不是小數目啊。」賽佛勒斯用雙手撐住身體,俯身壓在被他逼的躺到床上的哈利身上,靠在他耳邊用耳語輕聲說。

「嗚…」哈利發出一聲嗚咽,身體又開始發抖。本來以為安全了,沒想到原來他救自己也只是為了這種事……

「好吧。」

「什麼?」賽佛勒斯一時沒反應過來。

「反正遲早都會來的,如果是你的話,我可以接受。」哈利咬著唇,一副聽天由命的樣子。

低頭看著脆弱的哈利,賽佛勒斯的心猛跳了一下。那個總是在愛逞強的哈利,那個絕不在外人面前露出弱點的哈利,現在卻在他的身下任他宰割(雖然是不情願的)。

「你確定嗎?」賽佛勒斯抑制住語氣中的慾望,但眼中流露出的炙熱卻無法隱藏。

哈利點點頭,仍然垂著眼,不願對上賽佛勒斯灼熱的視線。

「那麼…」賽佛勒斯將一隻手撫上哈利的胸膛,哈利猛的一震,身子稍稍縮了起來,但沒有反抗,只是緊閉著眼睛,下定決心要忍耐接下來即將發生的一切。

「別做會讓自己後悔的事。」賽佛勒斯突然起身,冷冷的落下一句話,轉身走向浴室,準備沖個冷水澡讓自己冷靜下來。

「不會的。」賽佛勒斯停下腳步,微微側頭。哈利坐起身,輕輕開口。「我不會後悔的。」哈利的聲音很小,但賽佛勒斯還是一字不漏的聽了進去。「因為…對象是你。」

大吼一聲,哈利再次被賽佛勒斯撲倒。

「你會為你說的話付出代價的。」賽佛勒斯把哈利的雙手固定在頭頂上方,咬著牙咆哮。

「我、我已經準備好…」話還沒說完,哈利就被賽佛勒斯剝奪了說話的權利。

(未完)

───────────────────
【Green eyed Monster】
文:海鳴武
圖:鴨子.楊
(能請到這兩位出山...>///<)

配對:天詹/天哈




海風帶來的水氣,在早晨往往形成朦朧的白霧,那種寒冷,宛如深藍色。

在愛爾蘭的鄉間,這座靠近海邊的小小村落,一間灰牆黑瓦的英式傳統磚屋默默的立在寬廣蔚綠的牧草之間,不遠方,幾隻放牧的白色綿羊信步走著,偶爾還有幾隻綿羊頑皮的跳上分隔田地的石牆上,相當突兀的,在這片濕冷的土地之上,牆角下卻開滿了白色的小小鈴蘭花。

這是傳統的歐洲村落,不大不小的村落裡只有一百餘人,除了幾個搖搖晃晃的小孩子以外,村落裡大都是銀髮蒼蒼的老者,唯一的樂趣,就只有等待,等待著假期的來臨,等待著子女的歸鄉,甚至,等待著結束,如此而已。

清晨五點,遠方海面的天空還是一片淡藍色,太陽還要10分鐘才會升起。

冰冷的霧氣包圍著房子,儘管室內密不透風,但是早已熄滅的爐火卻連餘溫也消失,像是冰水一般的寒意在空氣中流動著,像毒蛇一樣的流向每一個溫暖的地方,直到低溫像毒蛇一樣的蜿蜒所有空間。

「好冷……」磚房二樓的寢室裡傳來帶著鼻音的撒嬌聲,寬廣的寢室滿是典雅而具有質感的家具,寢室的最中央是鄉村風格的原木雙人床。。

在突如其來的夢囈消失後,小小的少年往溫暖的方位縮了縮身體。

寢室又回復一片寧靜,這時,一個隱約的影子出現在朦朧的窗戶後方。

「喀!喀!」輕微但執著的玻璃碰撞聲,喚起了床鋪裡依然睡意濃重的青年,他不悅的從床上坐起,古銅色的赤裸上身從亞麻色的溫暖毛毯中出現,暴露在早晨薄薄的濕冷溫度之中,結實的上臂泛起了粒粒寒慄。

骨節突出的修長手指煩悶的按著額頭,帶著困倦和隱約藏青眼圈的深灰瞳孔,毫無焦距的環顧四周,模糊的視線裡發現一隻淺褐色的毛球在滿是水珠的玻璃窗外彈跳不止。

黑色的雙眉輕皺,想了想,從床旁的櫻桃木矮櫃上執起光潤華麗的小小木杖。

「撒思哈瑪——」以拉長音的語調揮動手腕,窗戶立刻向上拉開,窗外的倉鴞也立刻飛了進來
灰白色的圓球帶著冷風撲到身上,麻癢的觸感讓天狼星笑了出聲,但是夾雜近來的冷風可就令人難以忍受了。

天狼星信手一揮,床邊的矮櫃,鋼筆在一張淡紫色的信箋上華麗的書寫,放進信封後,小小的貓頭鷹歡快的將信帶走。

魔杖再繞了一個圓圈,玻璃窗立刻關上,同時火爐碰的一聲,燒起了一團玫瑰色的火焰。
溫暖和熱度開始在房間蔓延,從寒冷到溫暖,只是短短的一瞬間。

察覺到天狼星的動作,哈利在被窩裡將自己的身體做了個伸腰的慵懶動作,像貓一樣的慢慢爬起來,帶著孩氣的黏在天狼星身側。
烏鴉色的亂髮睡了一夜,顯得更像雜草。
儘管還帶著剛睡醒的恍惚,碧綠色的瞳孔依然好奇的看著男人手中的信。

儘管已經15歲了,原本纖細單薄的少年,身高也已經慢慢抽高了,加上魁地奇繁重的體能訓練,身材也已經慢慢的變成勻稱結實,但是,先天的遺傳,讓他看起來還是帶著幾分童稚的纖細。

每次看著哈利,天狼星心裡總有著一種不停擴散的愛憐。

「什麼信呀……」變聲中的少年嗓音,清亮中帶著幾分沙啞。

「沒什麼,只是路平要來拜訪我而已。」

「喔!路平教授?!」黑髮的少年開心的睜大眼睛,撒嬌般的黏在男人的胸前,將臉湊到信前:「他要來嗎?」

「嗯啊。」天狼星將信遞到哈利的手中,從後方擁著他的腰際,同時將頭靠在他的肩膀上:「好久沒見到他了。」

「對呀。」哈利拿起床邊的眼鏡,聚精會神的看著信,路平的信就如同他的人一樣,總是溫和又溫暖。

「吃早飯吧?」看完之後,哈利將信折好,擱在床邊矮櫃上,轉頭向天狼星笑著。

回應的是一個不輕不重的吻。

這個角度剛剛好!

看著臉紅的少年,天狼星又再度笑了出聲。


+++++++++++++++++++++++++++++++++++++


第二天的午後,在客廳的壁爐冒出劈啪的綠火時,高瘦的褐髮男子一邊輕撣著身上的煤灰,一邊伸手攬住了撲向自己身上的少年。
「路平教授!!」哈利笑得燦爛。

路平摸著哈利的頭髮,那墨黑的髮絲還是一樣雜亂。

同樣的黑髮,眼前的天狼星卻是柔順的像是風和水,略長的髮絲服貼的攏在耳後,身上穿著昂貴的名牌家居服,看起來完全不像巫師,彷彿是個從倫敦遠避於鄉間的企業人士。

天狼星笑了笑,伸手接過路平並不重的半舊手提包:「雷木思……」

「最近好嗎?」路平看著天狼星紅潤許多的臉色,比之以往的蒼白灰敗好上太多,整個人洋溢著生氣。

「不好!」沒料到天狼星回話卻是回得斬釘截鐵。

「為什麼?」

「因為太久沒看到你!」讓人懷念的,學生時代那種漫不經心、囂張跋扈、自然流露的輕挑。

雖然已經是老到連老狗都不肯學的舊把戲,路平還是笑了出來。

總是在這種小地方暗自欣喜,覺得自己真是單純得讓人笑不出來。


+++++++++++++++++++++++++


坐在暖色調的小廚房,深黃色的光潤柚木餐桌上舖著粉紅與淡藍交錯的格子餐巾,光可鑒人的骨瓷餐具上放著切成小巧長方形的燻雞三明治及下午茶專用的餅乾甜點,能夠做出這種近乎職業水準的餐點,哈利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要感謝德思理家那非人的苦難磨練!

當哈利將盛著大吉領茶的茶組放到桌上時,天狼星伸手接過,同時食指不經意的撫過哈利的掌心,小心翼翼,卻自然不過的調情手段,一向是他最擅長的,哈利將臉側過,裝作毫不在意,但是臉卻隱約泛紅。

迥異於當事人的羞澀甜蜜,路平的心中是心驚。

路平用著右手食指輕敲桌面,二十年的交情讓天狼星會意到路平的暗示。

「哈利!」天狼星轉頭向托來茶盤的少年喊著:「可以麻煩你將院子裡的地精除掉嗎?不然我們的花園又要一團亂了。」

「好。」哈利輕巧的點了個頭。

為了防止被地精咬傷了手指,他轉身從牆上拿下一副厚實的雙角獸手套,對著路平點了個頭,拉開了廚房的後門,走向那個種滿藥草的小花園,下午的暖陽早已將薄霧蒸散,天空和空氣滿是光亮。

「他看起來就像當年的詹姆一樣……」路平啜了口茶,溫熱的紅茶香瀰漫在室內。

「嗯。」不經心的從鼻端應了一聲,天狼星的深灰色瞳孔透過晶亮的玻璃窗看著在庭院中忙亂著清地精的哈利,薄薄的嘴唇勾起一個溫柔的笑意。

天狼星不知道,當他在笑的時候,那上揚的嘴角總會露出他尖銳的獠牙,在殘忍與粗暴之外,他的眼睛卻是溫柔的像是糖一樣,因此,當他笑著時,路平總是覺得有一種類似罌粟的毒香瀰漫著。

「等一下--------巴嘴---------不要吃那個!!」窗外一手抓著醜八怪地精,另一手緊拖著鷹馬尾巴的少年,在花園中像是拖把一樣的被甩來甩去。



真的是好像……好像………

壓抑不住的內在靈魂,孩子氣的舉動下,那嘴角的一抹自然惡意。

天真的小惡魔。

在慢慢的,慢慢的成長。

尖銳的角和牙慢慢的伸長,慢慢的,一歨一步的。

成為過去的樣子。



路平看著依然手忙腳亂的哈利,輕輕的擰眉。

「天狼星……」他轉過頭,用那雙灰白而憂傷的眼睛望著他:「你知道你在作什麼嗎?」

天狼星給了他一個疑惑的眼神。

「你要我明說嗎?」發出輕微的瓷器碰撞聲,路平將杯子放回盤上:「你跟哈利的關係……」

天狼星的臉很明顯的僵硬了一下。

「我不知道你的意思。」聲音平板毫無起伏,那代表的是偽裝。

「……我真不明白你為什麼會這樣?」路平混雜著憐憫跟不快的語氣:「你還是跟以前一樣,只憑著自己的喜好做事,哈利他還小,你不應該這樣誘導……」

「我沒有引誘他!!」天狼星低吼著。

「昂貴的禮物,溫暖的對待,親暱的接觸……」蒼白青年溫和的臉上流露出一絲銳利:「你明明知道他對這些是毫無抵抗力的,你真的知道你在做什麼嗎?」

「我很清楚。」咬著牙,一字一頓的說著。

「我希望你真的清楚。」路平輕輕的放下瓷杯:「哈利不是詹……」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天狼星狂怒的重擊餐桌,杯盤生氣的跳動著:「我知道詹姆死了!詹姆死了!詹姆……」

他的語聲突然頓了頓。

儘管時間已經過了這麼久……這麼久………

那份疼痛還是那樣鮮明濃烈,

一種哽咽,一種撕扯,一種痛覺。

無法忘卻。

一種後悔,一種空洞,一種回憶。

無法割捨。

天狼星再度重重的捶了桌子一下,接著就低下頭。

「很好,我相信你確實是清楚的。」路平冷漠的瞪著眼前這個發怒的高大男人:「那我就更不能原諒你了,為了追逐幻影,而將哈利捲進你的瘋狂--------」

「那你打算怎麼樣?告發我嗎?」天狼星似乎平靜了下來,他薄薄的嘴角勾出了一個冷酷的弧度:「”月影”?」

兩人面對面的對峙著,危險的空氣被強烈的壓抑著。

「……我不會的。」彷彿長長的嘆了口氣,路平用著極度疲倦的語氣:「我只是想把哈利帶走,帶到可以當一個正常的孩子的地方。」

「而不是當一個幻想的替身。」他溫和而有禮的站起身。

「我拒絕。」天狼星也站了起身:「照顧哈利是我的責任,與你無關!」

「那叫做照顧嗎?」路平將掛在椅背的長袍執起:「我很願意與鄧不多教授討論如何才是良好的照顧?」

「!?」很明顯的,這句話完完全全的擊中天狼星的要害,他面色鐵青的瞪著路平收拾東西的身影,雙手和身體不停的顫抖,但是卻沒辦法再提出任何話語來反駁,直到路平即將踏入火爐的前一刻,他才開始怒吼。

「你根本是因為我沒有選擇你而懷恨在心!你只是要我回到你身邊對不對?」

路平的動作完全停住了,他轉過頭,驚愕的睜大雙眼,卻吐不出任何話語。

他的身體彷彿成為石像一樣的冰冷,僵硬。

良久良久,他才開口:「對……我忌妒,我懷恨,但是我……但是我……」


「從來沒有不堪到要靠著你的憐憫過活。」


毫無血色的端正臉孔用盡所有力氣般的說著,彷彿哀鳴一樣。

「對不起!對不起!雷木思!」天狼星慌亂的衝上前去,用力的抱緊蒼白的友人,盛怒的他竟然說出這麼傷人的話語,他現在好後悔!好後悔!!

路平搖搖頭,無力的再也說不出一句話。

他的心中也是後悔,為何要戳破這樣和平的假象?為何要強迫著每個人去面對這樣難堪的現實?


(未完)

─────────────


謝謝你看到這裡,
另外還有lot19、暮平等強力插花,

於8/07 CWT售。

哇哦...好想看全本呢...写得很好啊!!
在夜晚恣意呼吸的猫咪

TOP

本帖最后由 reeei 于 2010-8-6 22:58 编辑

有淘宝贩售吗?上次看到人家说台湾一位画者作者出来本Snarry本,结果给的网站死活打不开,似乎被大陆屏蔽了orz……

最好弄一个淘宝,方便购买orz


还有啊,咪亚童鞋,你那篇《專心藥水》里最后哈利到底被谁拖到无人教室里,去干了啥?这是我一直好奇的,这本本子里会给我们提供解答吗?

TOP

本帖最后由 咪亞 于 2010-8-7 00:11 编辑

謝謝~
會替rachel轉告兩位插花。

謝謝reeei熱心指點,
沒聽過淘寶…現場活動後若有人有興趣再研究,
兩岸的字體、匯款、郵寄等問題都挺讓人煩惱,
所以希望各位看過試閱就滿足了XDD

不就是跩哥麼?
拖進去幹了啥要在這裡說嗎?(笑)

TOP

淘宝就在这里 http://www.taobao.com
相当于eBay,买卖东西很方便

TOP

哇哦~
謝謝离!!(抱)
如果有一定數量的人想要,咪就出簡體版!!

TOP

本帖最后由 reeei 于 2010-8-7 01:50 编辑
謝謝~
會替rachel轉告兩位插花。

謝謝reeei熱心指點,
沒聽過淘寶…現場活動後若有人有興趣再研究,
...
咪亞 发表于 2010-8-7 00:08



    对人名无谓……各个出版社当初针对的年龄层次不同,所作考量也不同,其实我很讨厌人文社的小天狼星,西里斯多好啊~~

别太纠结这个,只要文章内容精彩,情节紧凑,文笔流畅,再有些小幽默~~就够了,纠结人名那是针对错方向了orz……

还有,简体版也没所谓,一来你出本费用一次性支出比较高,二来还要增加一次校对,直接繁体就好,排版竖版也没差,会买的想收藏的自然还是会买,不想买的,自然会找一堆理由说服自己,不过HP本,特别是SH本,本来就是稀罕物,错过了,基本就没机会了,猫爪本当年很便宜,现在不知是原价的几倍,这种本子只会升值~~

个人建议你直接在大陆找个关系比较亲密的好朋友,直接一次性寄给她,再快递到大陆各个城市,不过前提是你们关系真的很好,这快递的活很麻烦啊,还有前期预定工作,当然那位朋友一定要信得过,不然……牵扯到金钱,有时好友也反目啊,切记小心谨慎啊~~

TOP

想問一下有通販嗎~~8/7CWT已經來不及去了QQ

TOP

本帖最后由 咪亞 于 2010-8-8 13:25 编辑

>>reeei
真的很謝謝reeei 的建議!!
但是咪亞在大陸沒有熟悉的朋友,
如果有人想要本子,
明年咪亞去旅行時,
連新本一起帶去好了~(飛吻)

>>zoyo0830
通販資訊已寄到zoyo0830 的信箱囉!
謝謝你的支持~

TOP

回复 9# 咪亞


    嗯嗯~ 樓主的名字很好聽呢 咪亞~
      歡迎來哦。。 樓主是台灣的么??
說真的這個文我很喜歡 , 尤其是教授和小哈那一段 , 但是我覺得教授應該更別扭一點才符合原著嘛!   西裡斯那一段很好看呢~

TOP

为毛都素未完的捏?
兔子急了也咬人

TOP

因为是试阅嘛
咪亞滴文风很可爱,小天狼星在画里也很帅气~<六块腹肌>

真可惜买不到 我的漫画们也给我妈丢了泪

TOP

>>一個小士豆豆
謝謝^^我家的貓咪都這麼叫我的。(頭像圖片)
是台灣。
海姊姊十年沒出江湖了,寶刀未...(被踹死)
還想看她的文的話,咪的專欄有收她的舊作。

>>Lacrimas
謝謝。
鴨子姊姊的圖很迷人,你可以去她的部落格玩。
http://blog.yam.com/tikalyang

TOP

要出书了么。。。要是是长篇的就好了,个人觉得短篇的实在是看不过瘾。。。

TOP

已经出了?好像看到书啊

TOP

回复 13# 咪亞


    嘿嘿  很喜歡的一篇文呢~          很溫暖~   會不會繼續?? 咪亞~

TOP

哎呦呦!看得我热血沸腾的……然后就没下文啦……纠结的试阅……

TOP

我現在才看到這個><
請問還買的到嗎?

TOP

那篇专属男妓很吸引人···不知道会不会放上来呢,想看
时光总是悄无声息地奔流而去,抓不住青春,留不住韶华。可是那又怎么样呢?身边的这个人会陪着自己一起慢慢变老,两个人一起

TOP

返回列表